• 每月2000块!15位老人一起住别墅“抱团养老”……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0-04 06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北京郊区的一栋房子里,有这样一个特别的“家”,这个家里住着15位平均年龄超70岁的退休老人。因为志趣相投,又不想给子女带来麻烦,同时又不想待在“无聊”的养老院,他们决定组成一个大家庭,“抱团养老”。

  今年3月,72岁的耿婉邀请了自己的14位好友,一同搬进了北京郊区的一栋别墅里,开始了她们的“同居”生活。在合租同居之前,耿婉经常和自己的“荒友”一起聚会。她们曾经一起在北大荒当过知青,今天你做东,明天我做东,但是她们彼此住的比较远,聚一次很不方便。

  “当时我们就想,如果我们能有个聚会根据地就好了。所以,当“荒友”发现这栋民房时,我们一下子都搬进来了,就像一家人一样。”

  她们一起种菜、一起买菜,仿佛又回到了她们去北大荒的时期。虽然已经年过七旬,因为干着喜欢做的事情,依然激情满满,精力旺盛。

  在平时生活中哪家遇到什么困难了,其他的“荒友”们也会很热情地帮忙。在这里,没有谁去特意区分哪个是“你家”,哪个是“我家”,因为这里只有一个14人共同的家。

  “一方面,我不想打扰子女的生活,孩子们都在上班,工作压力也挺大,他们有自己的家庭、事业,我不希望孩子在我们和家庭事业之间周旋,这样他们太辛苦了。”

  “另一方面,我不喜欢养老院的养老模式。我发现养老院大多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,我觉得自己生活还能自理,不需要他人全程陪护。”

  “我还是希望可以和熟悉的人一起住,自己想吃什么也可以自己做,想吃菜就种点菜,想出去玩就可以出去玩。”

  直到有一天,耿婉发现了“抱团养老”的模式,她十分激动,“抱团养老这个词,仿佛就是为我们发明的”。没有丝毫犹豫,她当即就联系了14名年轻时一起去过北大荒的战友,刘伯温六全彩,在北京平谷租了一栋别墅,每个月每人出2000块钱,解决房租问题。

  “我退休金一个月五六千,基本上没什么负担。离城区也近,万一家里有点什么事儿,还可以马上回来。”

  为了防止在共同居住的过程中出现一些意外情况,在搬进来之前他们就共同签署了一份免责协议书,既让彼此放心,也让家人安心。

  谈及到与他人合租的问题,“抱团养老”参与者李阿姨说,“养老,就是要开开心心的,能够找到与自己情投意合的,生活中少了许多的摩擦,这样的相处才最重要。”

  耿阿姨们的“抱团养老”模式,在中国并非首次出现。其实早几年前,在中国台湾就已出现。七年前,50多岁的李伟文就在思考着如何养老。

  当他们走到台南时,他们被当地的美景吸引。李伟文就提议,“要不我们在这里盖一栋房子,退休后一起生活吧。”

  很快他们就搬进了新屋,一起合住的家庭成员里有建筑师、老师、音乐家、医生等等……他们坐在一起聊工作、聊生活,好不自在。他们还买了一块自然栖息地,约定“百年之后”他们要把骨灰埋在一起。

  他们是来自美国的四对夫妻,同时也是20多年的好朋友。在一次旅游中,他们偶然发现了一块废弃的草地,靠近Llano湖泊,风光很美,他们当时就决定要在那里盖一套房子养老。

  刚开始,他们本打算建一所大房子四家人住一起。但是考虑到个人隐私问题,于是就决定建四个房间,然后再打通。

  78岁的村田幸子奶奶因为工作原因一直没有成家,她不希望自己像其他老人一样独自一人、孤独终老,也不希望去养老院“等死”。

  于是抱着这样的设想,幸子召集了7位对此感兴趣的老人居住在了一起。她们互帮互助,一起享受美好的老年生活。

  随着全球老龄化程度逐渐加深,养老问题日益突出,“抱团养老”为解决养老问题提出了新的方向与办法。

  预计到2020年,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1.67亿,约占全世界老龄人口6.98亿人的24%。这意味着,全世界每四个老年人中,就有一个是中国老年人。

  子女长年在外忙于工作,而养老院床位又不足,有些老人还面临老伴去世的问题,与其一人“空巢”在家,还不如“抱团取暖”。

  但无论是“自家养老”,还是“抱团养老”,我们都必须遵从老人意愿,并考虑到老人的实际情况。做子女的,也尽量多抽时间陪陪他们,父母养我们长大,我们陪他们变老。

  萧山网络电视台(湘湖网)拥有萧山电视台、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视频、音频的网络版权,并在网上独家发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:萧山网络电视台(湘湖网)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在北京郊区的一栋房子里,有这样一个特别的“家”,这个家里住着15位平均年龄超70岁的退休老人。因为志趣相投,又不想给子女带来麻烦,同时又不想待在“无聊”的养老院,他们决定组成一个大家庭,“抱团养老”。

  今年3月,72岁的耿婉邀请了自己的14位好友,一同搬进了北京郊区的一栋别墅里,开始了她们的“同居”生活。在合租同居之前,耿婉经常和自己的“荒友”一起聚会。她们曾经一起在北大荒当过知青,今天你做东,明天我做东,但是她们彼此住的比较远,聚一次很不方便。

  “当时我们就想,如果我们能有个聚会根据地就好了。所以,当“荒友”发现这栋民房时,我们一下子都搬进来了,就像一家人一样。”

  她们一起种菜、一起买菜,仿佛又回到了她们去北大荒的时期。虽然已经年过七旬,因为干着喜欢做的事情,依然激情满满,精力旺盛。

  在平时生活中哪家遇到什么困难了,其他的“荒友”们也会很热情地帮忙。在这里,没有谁去特意区分哪个是“你家”,哪个是“我家”,因为这里只有一个14人共同的家。

  “一方面,我不想打扰子女的生活,孩子们都在上班,工作压力也挺大,他们有自己的家庭、事业,我不希望孩子在我们和家庭事业之间周旋,这样他们太辛苦了。”

  “另一方面,我不喜欢养老院的养老模式。我发现养老院大多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,我觉得自己生活还能自理,不需要他人全程陪护。”

  “我还是希望可以和熟悉的人一起住,自己想吃什么也可以自己做,想吃菜就种点菜,想出去玩就可以出去玩。”

  直到有一天,耿婉发现了“抱团养老”的模式,她十分激动,“抱团养老这个词,仿佛就是为我们发明的”。没有丝毫犹豫,她当即就联系了14名年轻时一起去过北大荒的战友,在北京平谷租了一栋别墅,每个月每人出2000块钱,解决房租问题。

  “我退休金一个月五六千,基本上没什么负担。离城区也近,万一家里有点什么事儿,还可以马上回来。”

  为了防止在共同居住的过程中出现一些意外情况,在搬进来之前他们就共同签署了一份免责协议书,既让彼此放心,也让家人安心。

  谈及到与他人合租的问题,“抱团养老”参与者李阿姨说,“养老,就是要开开心心的,能够找到与自己情投意合的,生活中少了许多的摩擦,这样的相处才最重要。”

  耿阿姨们的“抱团养老”模式,在中国并非首次出现。其实早几年前,在中国台湾就已出现。七年前,50多岁的李伟文就在思考着如何养老。

  当他们走到台南时,他们被当地的美景吸引。李伟文就提议,“要不我们在这里盖一栋房子,退休后一起生活吧。”

  很快他们就搬进了新屋,一起合住的家庭成员里有建筑师、老师、音乐家、医生等等……他们坐在一起聊工作、聊生活,好不自在。他们还买了一块自然栖息地,约定“百年之后”他们要把骨灰埋在一起。

  他们是来自美国的四对夫妻,同时也是20多年的好朋友。在一次旅游中,他们偶然发现了一块废弃的草地,靠近Llano湖泊,风光很美,他们当时就决定要在那里盖一套房子养老。

  刚开始,他们本打算建一所大房子四家人住一起。但是考虑到个人隐私问题,于是就决定建四个房间,然后再打通。

  78岁的村田幸子奶奶因为工作原因一直没有成家,她不希望自己像其他老人一样独自一人、孤独终老,也不希望去养老院“等死”。

  于是抱着这样的设想,幸子召集了7位对此感兴趣的老人居住在了一起。她们互帮互助,一起享受美好的老年生活。

  随着全球老龄化程度逐渐加深,养老问题日益突出,“抱团养老”为解决养老问题提出了新的方向与办法。www.75044.com

  预计到2020年,我国65岁以上老龄人口将达1.67亿,约占全世界老龄人口6.98亿人的24%。这意味着,全世界每四个老年人中,就有一个是中国老年人。

  子女长年在外忙于工作,而养老院床位又不足,有些老人还面临老伴去世的问题,与其一人“空巢”在家,还不如“抱团取暖”。

  但无论是“自家养老”,还是“抱团养老”,我们都必须遵从老人意愿,并考虑到老人的实际情况。做子女的,也尽量多抽时间陪陪他们,父母养我们长大,我们陪他们变老。

  近日,有群众向《今日关注》栏目反映,宁围街道新华幼儿园附近的村道上,常常被堆放着各类生活垃圾,环境十分脏乱。[详细]